趙匡胤陳橋兵變的起因是什么?趙匡胤兵變有什么謀劃?

  趙匡胤陳橋兵變的起因是什么?趙匡胤兵變有什么謀劃?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隨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陳橋驛兵變一聲炮響,宋太祖趙匡胤閃亮登場。

image.png

  五代后期,雄才大略的周世宗郭榮英年早逝,撇下了小天子周宗訓孤兒寡母。趙匡胤于是趁著幼主登基的機會,發動了一場兵變。

  趙匡胤的兵變可以說是簡約而不簡單,自梁朝以來,五代歷朝君主都深感唐末的藩鎮軍閥政治實在是太糟糕了,十分不利于中央集權統治。于是從朱溫(梁朝的開邦君主)開始,大家都有意識的加強中央軍隊建設,不斷削弱藩鎮軍力,到了周朝的時候,唐朝末年那種強枝弱干的趨勢已經被徹底的扭轉了過來。中央禁軍成為了中原王朝戰斗力最強的部隊,各地藩鎮節度使的隊伍反而成了二線部隊。

  然而五代時期那種驕兵悍將飛揚跋扈、目無尊長的作風卻被保存了下來。大部分士兵依然奉行“有奶便是娘”的理念,而將領們更是把軍隊看成是自己的私人財富,周世宗幾次試圖整頓這種情況,然而沒等他真正找到什么卓有成效的辦法就駕鶴西游了。他死時,趙匡胤正是殿前都點檢,用今天的話來講,相當于中央禁軍總司令。

  趙匡胤是個典型的武將,能打,心大,號稱“一條哨棒等身齊,打下四百座軍州都姓趙”。軍隊里自然喜歡這樣的漢子,當時禁軍上下將領都和趙匡胤關系密切,其中有些人和趙匡胤還是拜把子兄弟,號稱“義社十兄弟”。在“高平之戰”中,趙匡胤出色的外現讓周世宗對他刮目相看,將選拔禁軍的重任交給了他。由此,趙匡胤在禁軍系統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 帝(世宗)自高平之役, 睹諸軍未甚嚴整, 遂有退卻 。 至是命今上(趙匡胤)一概簡閱, 選武藝超群者署為殿前諸班 ……自龍捷、虎捷以降, 一一選之, 老弱羸小者去之。 諸軍士伍, 無不精當。”——《舊五代史·周世宗本紀》

  然而只是這樣,還不足以讓趙匡胤踏上造反的道路,畢竟交情歸交情,造反是造反,周朝開邦以來勢頭很好,人心也比較安定,而禁軍的將領們在當時地位極高,可以說嚴重缺乏造反的動力。趙匡胤自己作為一個武將,嚴重缺乏串聯策劃非組織政治活動的能力,但是一個人的出現,彌補了他的這個弱點。

  這個人就是趙普

  趙普是幽州人,趙匡胤的首席智囊。五代時文人的地位很低,一般的武將都將這些文人謀士視為手紙——有效,但是不太重要。趙匡胤卻對趙普格外的言聽計從,野心勃勃的趙普在私下為趙匡胤奔走串聯,堅定不移的實施著推動趙匡胤上位。而周世宗的病逝更是讓趙普喜出望外,本來或許他只是想讓趙匡胤爬到一個更高的位置上,但是現在既然有機會,要不要試試把趙匡胤推上天子的寶座?

  答案是很明顯的:要!

  周世宗并非不知道自己死后可能會有人蠢蠢欲動,他預留的后手也是一個人:王著。在駕崩前,周世宗召集宰相范質等人留下遺命,總體上講了兩點意見:1、我死之后你們要照顧好大周;2、任命王著為新的宰相,和你們共同治理大周。講完這兩條意見之后周太祖就撒手人寰,一命嗚呼了。

  王著這個人才華橫溢,是周世宗以前的幕府舊僚,很受周世宗器重,在士人中也頗有人望。然而這個人有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好酒。周世宗平時治邦頗嚴,因此這哥們飲酒誤了幾次事之后挨了不小的處分,暫時被擱置了,不過周世宗并沒有忘記他,在自己人生的最后階段,周世宗試圖重新將他提拔回來,與范質等人互相制約,為自己的兒子保駕護航。

  但是范質卻不想大權旁落,在他看來,周世宗的死是一個自己攬權的天賜良機。趙普果斷的洞悉了范質的這一心理,經過一番運作,趙匡胤和范質一起隱瞞了周世宗的遺命,兩個人達成了“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約定文官歸你,武將歸我,咱們趁著小天子什么都不懂,把權力都攬過來。

  在這種情況下,趙匡胤開始了禁軍系統內部的大調動,總體思想是把和自己不對付的都調走,把和自己關系好的都安排到最有利于發動政變的地方上去。一來二去,有人覺得不對勁了——趙匡胤這么折騰,不是想造反吧?范質對此嗤之以鼻:扯淡,人家不過是想強點權、撈點錢罷了,你們至于這么緊張么?

  鄭起…… 顯德末為殿中侍御史, 見上握禁兵, 有人望, 乃貽書范質,極言其事,質不聽。——《續資治通鑒長編·卷四》

  于是公元960年春,愚蠢的契丹人違背自然規律,在冬天悍然出兵入侵周朝領土。趙匡胤挺身而出,這事就由我趙某負責搞定了,小天子、范丞相,你們安心等著,末將去去就來!

  好咧,趙將軍,一路小心啊!

  于是趙匡胤回到家里,開始了輕松愉快的兵變之旅。

  趙匡胤的兵變分為三步:

  1、以打契丹人為名,向除了禁軍除外大周最大的一股軍閥勢力——河北藩鎮派出重兵,以防止有人鬧事。

  2、利用自己的權力,讓自己的人手全面接管京城的防衛工作。

  3、自己領著一支軍隊武裝游行到陳橋,在那黃袍加身,然后“被迫”回京登基。

image.png

  圖 黃袍加身

  不得不說,這個計劃其實十分粗糙,尤其是整個計劃的保密工作簡直是個樂話,以至于兵變前夕整個京城里的老百姓都知道這事兒了。不過架不住范質同學的智商已經下線,城里吵的沸沸揚揚,他卻一樂置之——沒事,趙匡胤我了解,傻老粗么,這種人哪有那個心眼當天子啊。

  第二天,趙匡胤帶著兵變的隊伍回到了京城,范質的心情是崩潰的。

  時, 宰相早朝未退。聞變范質下殿執王薄手曰: “倉悴遣將, 吾輩之罪也。”爪入薄手, 幾出血——《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一》

  然而大錯已經鑄成,范質也沒有什么辦法,只好打落牙齒和血吞。當初說好大家一起權傾朝野,現在你卻偷偷做了天子……

  趙匡胤回京之后,找到小天子和太后痛陳自己的無奈——不是微臣要反,實在是人民的心聲我難以拒絕。在許下優待后周皇室的諾言后,大家掏出事先準備好的禪位詔書和儀仗火急火燎的為趙匡胤辦理了入職手續,由于趙匡胤任節度使的地點是宋州,因此邦號就被定為了大宋。

image.png

  宋朝建邦之初的版圖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