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靖康之恥

"

  靖康之難,一個極其富強的宋王朝,突然崩盤,絕大多數人尚未來得及反應,就已經迅速跌落至谷底。這其中既有一些客觀原因,但更多的是人為因素造成,靖康之難到底是誰造成的禍害,這個話題在南宋以后一直都很熱門。靖康之恥發生于北宋天子宋欽宗靖康年間(公元1126~1127年)因而得名。“靖康之變”也是古代漢人統治天下的歷史里最讓人感到羞恥的一個歷史事件。靖康二年四月金軍攻破東京(今河南開封),除了燒殺搶掠除外,更俘虜了宋徽宗、宋欽宗父子,以及大量趙氏皇族、后宮妃嬪與貴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邦,東京城中公私積蓄為之一空。又稱靖康之亂、靖康之難、靖康之禍、靖康恥。靖康之恥導致北宋的滅亡,深沉刺痛漢人的內心,南宋大將岳飛在《滿江紅》中提到:“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靖康之恥

靖康之恥——讓漢人數百年都以此為恥的歷史事件

靖康之恥:宋徽宗和宋欽宗被俘后怎么死的?

  靖康之恥宋徽宗宋欽宗被俘后的生活

  宋徽宗是宋欽宗之父,欽宗子承父業后僅僅一年有余,即和宋徽宗一起被金兵俘虜,兩人均在大金度過殘余歲月。公元1125年(宋欽宗靖康元年一月—),金軍分東、西兩路南下攻宋。東路由完顏宗望領軍攻燕京。西路由完顏宗翰領軍直撲太原。東路金兵破燕京,度過黃河,南下汴京(今河南開封)。

  金兵直逼汴京(今開封市)時,北宋徽宗趙佶又氣又急,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于是把皇位傳給太子。繼位的太子就是宋欽宗,宋欽宗和宋徽宗一樣,也是茍且偷安、不思自強之輩,結果斷送了大宋江山,自己也做了俘虜。被俘的還有徽宗和他的哥哥、弟弟及他的32個兒子、22個女兒,除九子趙構在外勤王、幼女僅一歲外,都做了俘虜,連同宮廷后妃、宗室貴戚、大臣約3000人被金人擄到北方。

  欽宗到達金營后,受到無比的冷遇,宗望、宗翰根本不與他見面,還把他安置到軍營齋宮西廂房的三間小屋內。屋內陳設極其簡陋,除桌椅外,只有可供睡覺的一個土炕,毛氈兩席。屋外有金兵嚴密把守,黃昏時屋門也被金兵用鐵鏈鎖住,欽宗君臣完全失去了活動自由。

  當時正是農歷四月,北方還很嚴寒,徽宗、欽宗二帝和鄭氏、朱氏二皇后衣服都很單薄,晚上經常凍得睡不著覺,只得找些柴火、茅草燃燒取暖。欽宗的朱皇后當時26歲,艷麗多姿,還經常受到金兵的調戲。

  被擄人員到達金朝京師會寧府時,金人舉行了獻俘儀式,命令二帝及其后妃、宗室、諸王、駙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裝,頭纏帕頭,身披羊裘,袒露上體,到金朝阿骨打廟去行“牽羊禮”。朱皇后忍受不了如此奇恥大辱,當夜自盡了,金人還為兩位天子起了侮辱性封號,稱徽宗為“昏德公”,稱欽宗為“重昏侯”。

  二帝被劫持到北方后,先被關押在五邦城,因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一日徽宗將衣服剪成條,結成繩準備懸梁自盡,被欽宗抱下來,父子倆抱頭痛哭。后金人又將二帝移往均州,此時徽宗已病得很厲害,不久就死在土炕上了,欽宗發現時,尸體都僵硬了。

...查看更多

反思靖康之恥 宋欽宗親自披甲作戰為何難挽狂瀾

  岳飛《滿江紅》詞有云:「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很多人都知道,「靖康恥」就是指北宋靖康二年,金邦雄師攻陷宋都汴梁,除了燒殺搶掠除外,更俘虜了宋徽宗、欽宗父子,以及大量趙氏皇族、後宮妃嬪與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邦,而「靖康」正是宋欽宗的年號,可憐這位落難天子,除了倉卒登基後受盡千辛萬苦,死後在歷史上也只留下「靖康之恥」為人所熟悉,其他的也就很少提及了。而實際上,釀成這場宋室大災禍的元兇是欽宗之父,就是那位多才多藝,以瘦金體書法揚名天下,又甚為懂得享受,風致風騷成性,貪戀名妓李師師的昏君宋徽宗。

  宋徽宗在其天子「任內」,重用奸相蔡京、宦官童貫等,弄得朝政日非,天下大亂,各地農民起義不知凡幾,最為人所熟悉的梁山泊一百零八個好漢,只是紛紛攘攘的其中一支而已。此外,在外交、軍事上接連進退失據,先是聽從蔡京之議,與金邦聯手攻擊日漸末路的遼邦,約定功成後把原納給遼的歲貢「轉名過戶」予金,而宋則可得回失陷多年的燕云十六州

  豈料,徽宗竟昏庸得把治兵大事,托付予不知兵的宦官童貫;而童貫又真的「不負所托」,在金兵先行對遼發動大攻勢之後,趁機領宋兵攻遼卻屢戰屢敗,不但在軍事上助不了金兵的忙,更把宋朝軍事廢弛的弱點完全暴露於人前,遂使金愈更輕視宋,以為其軟弱可欺。於是,金邦在滅遼後責宋人作戰不力,只允歸還燕京及薊、涿之地,而且租與稅還得歸金邦所得。這樣,宋朝軍民只得到幾座頹垣敗瓦的戰後空城,還要在石頭內榨出幾滴油來繳租繳稅,真是苦不堪言!但金人就愈氣勢囂張,盛氣凌人。

  宋徽宗及其大臣不但沒有預視這場「前門送狼,後門進虎」的危機,更沒有好好約束邊關守將,做好外交上的防御措施。終於,金邦以宋將收留他們的叛將張殼為由,起兵侵宋。面臨如此危急存亡之秋,宋徽宗的對策是急急讓位予太子趙桓(即欽宗),放下爛攤子做其太上皇就算了。

  宋欽宗靖康元年一月,金將金干不離率雄師南下,連陷宋朝二州,正是人強馬壯,殺聲震天,大舉包圍汴京,趁勢要求宋朝割讓中山(今河北定縣)、太原、河間三鎮,又要賠償黃金五百萬襾、白銀五千萬襾,另外、牛馬各一萬匹、絹一萬匹。欽宗面臨如斯苛刻條件,無奈先行答允,待金兵退卻後就密詔中山、太原、河間三鎮守將不要讓金人接收,又聯絡西夏抗金。

  金人以欽宗失信,遂命雄師再度南侵,強攻汴京。欽宗誓與金兵決一死戰,親自披甲登城,又把天子御膳分給將士享用,汴京軍民都很振奮,及至看到欽宗在下雨天也策馬在泥濘往來巡視軍務,有百姓不禁哭了!可惜,城內只得衛士與弓箭手合共十萬人,宋軍又積弱太久,而附近勤王之師又久候未至,終於敵不過勢如破竹的金兵,汴京城破之日,徽、欽二宗遂成階下囚,欽宗更是受盡凌辱,後來死在金邦,在歷史上留下「靖康」這個帶有恥辱的年號。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揭秘:釀成北宋王朝靖康之變的罪魁禍首是誰?

  導讀:“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短短兩句詞,就已見證了當時的宋人對這段“靖康之恥”是何等的憤恨和悲嘆。“靖康之變”也是古代漢人統治天下的歷史里最讓人感到羞恥的一個歷史事件。

  釀成這個讓漢人數百年都引以為恥的歷史事件的罪魁禍首,應該是宋徽宗。當時宋朝經歷了仁宗的盛世之后,英宗即位僅四年便去世。接著,神宗繼位,固然王安石變法未能成功,但是宋朝仍在仁宗遺下的盛世中度過了一個尚算安穩的時期。神宗死后,哲宗即位,此時關外各邦強大,西夏、遼邦、吐蕃都對宋朝虎視眈眈,不過賴著宋朝的幾代戍邊將領的努力,也總算保住邊境的安定。

  哲宗之后,便是徽宗繼位,徽宗是神宗的第十一子,是哲宗的弟弟,因為哲宗無后,才傳位徽宗。徽宗文采倒是不差,他精通書法,創下的“繡金體”成為中邦書法界的一個重要的字體,一直流傳至今。另外,徽宗以風致風騷才子自居,固然后宮佳麗三千,但是也滿足不了他的風致風騷之氣,于是常常流連在京城的煙花柳巷中,訪尋民間美女。結果他被當時名動驚城的名妓李師師所吸引,二人的愛情故事被傳為千古佳話,也同時使徽宗對朝政之事更加冷淡,直接導致后來北宋的衰亡。

  徽宗在文化方面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在政治方面卻完全不足格,他根本不是當天子的料子。徽宗對政事亳無興趣,所以大權便落在了太師蔡京與宦官童貫之手。蔡京、童貫朋比有奸,聯群結黨,營私作弊,排除異己,致朝政腐敗,官吏不為百姓,只為自己一人獨肥,使得民不聊生,各地農民起義群起。結果形成了當時的“四大寇”,固然經過朝廷的努力,把“四大寇”剿平,同時蔡京、童貫之流也得到應有的下場,但是已經讓宋室千瘡百孔,人才流失。那時岳飛的師父周侗本來也有報邦之志和滿腹學問,奈何時勢不與,朝政腐敗,周侗最終憤而不入官場,使宋朝喪失了一個大好的人才。

  但是,徽宗沒有吸取教訓,依舊故我,終日不理朝政,流連于花街柳巷之中,結果朝中奸臣層出不窮,繼蔡京、童貫一黨后,又有張邦昌、王鐸、張俊一黨的出現,牢牢地把持朝政,欺上瞞下。宋朝空有忠心耿耿、一代將才宗澤,也無法保住這個破敗的趙宋王朝。

...查看更多

宋朝靖康之恥指什么事件?靖康之恥是什么意思

  靖康之恥是指中邦歷史上的一次著名事件,發生于北宋天子宋欽宗靖康年間(公元1126~1127年)因而得名。宋徽宗是歷史上有名的風致風騷天子和昏君。他以蔡京為宰相,同蔡京、童貫、王黼、梁師成、楊戩、朱勔、李彥、高俅等人結成反動的統治集團,使北宋的政治進入最黑暗、最腐朽的時期。宣和元年(1119年)和宣和二年,先后爆發了宋江、方臘領導的兩次大的農民起義。宋徽宗固然鎮壓和瓦解了這兩次農民起義,度過農民革命帶來的一場統治危機,但是東北地區女真族的興起,卻使北宋王朝面臨覆滅的命運。

  早在政和元年(1111年),宋徽宗派大宦官童貫出使遼朝。了解遼朝的政治形勢,童貫在這次出使過程中,遇到了燕人馬植,向童貫獻策取燕(今北京),深受童貫賞識,被童貫改名為李良嗣,帶回開封。李良嗣向宋徽宗陳說遼天祚帝的荒淫和政治腐敗,女真對遼恨之入骨,如能從登萊過海,與女真族結好,相約攻遼,則燕地可取。宋徽宗對此非常高興,又賜姓趙,開始了謀取燕京的一系列活動。

  當遼朝在金兵的進攻下,處于岌岌可危之時,宋徽宗、蔡京等人以為聯合女真夾擊遼朝,進而收復燕云十六州的時機已成熟。于是,重和元年(1118年)宋廷以買馬為名,遣使從登州(今山東蓬萊)渡海到遼東,同金朝商議共同伐遼的事宜。宣和二年(1120年)宋再遣趙良嗣等使金,遂與金訂立“海上之盟”。雙方約定:長城以南的燕云地區由宋軍負責攻取,長城以北的州縣由金軍負責攻取;待夾攻勝利之后,燕云之地歸于北宋,北宋則把前此每年送與遼朝的歲幣,照數送與金朝。宋廷原以為據此便可輕易奪取燕云十六州,可是沒料到遼軍抵不住金兵的進攻,卻不懼怕與腐朽不堪的宋軍作戰,結果宣和四年(1122年)北宋兩次出兵攻打燕京,均被遼的燕京守兵打得大敗。到這年年底金兵由居庸關進軍,攻克燕京。這樣金人就外示不再把燕云諸州交給北宋了。經過雙方討價還價,宋朝方面一再退讓,最后金朝只答應把燕京及其所屬的六州二十四縣交給宋朝,卻要宋朝每年除把原給遼朝的40萬歲幣交給金朝外,還要把這六州二十四縣的賦稅如數交給金朝。宋朝答應每年另交100貫作為燕京六州的“代稅錢”,金朝才答應從燕京撤軍,而在撤軍時,金兵卻把燕京的金帛子女官紳富戶席卷而去,只把幾座空城交給宋朝。

  遼朝滅亡后,金朝最高統治集團從北宋對遼作戰的外現,以及交涉交割燕云的過程中,已經看透北宋政治的腐朽和軍事的無能,遂即乘勝侵犯北宋。于宣和七年(1125年)十一月分兵兩路南下,西路由完顏宗翰率領從云中府(今山西大同)進攻太原府。東路軍由完顏宗望率領,由平州(今河北盧龍)進取燕山府。兩路約定攻下太原、燕山府后,西路軍進出潼關北上洛陽與南渡黃河直向東京的東路軍會師于開封城下。西路軍在太原城遭到王稟領導的宋朝軍民的頑強阻御,長期未能攻下,東路軍到達燕山府,宋守將郭藥師投降,金兵遂長驅直入,度過黃河向東京進軍。

  河北暫趨平靜和河東戰事膠著的軍事形勢,只是金軍更大規模入侵的間歇。然而,以宋欽宗為首的腐朽統治集團卻以為太平無事了。罷了有聲望的老將鐘師道的兵權,各路趕來的勤王兵也全被遣還,宋廷又恢復了以往文恬武嬉的故態。

  主和派在朝廷重新占了上風。靖康元年六月,宋欽宗因為厭惡李綱屢言備邊之策,借入援太原之際,派他為河東、河北宣撫使,強行把他趕出朝廷。八月,李綱因入援太原失利,又被罷去兩河宣撫使之職。

...查看更多

靖康之變怎么發生的? 靖康之恥究竟是什么恥?

  北宋靖康之恥具體過程

  金第一次攻宋

  公元1125年8月,完顏宗望、完顏宗翰以張覺事變為由奏請攻宋。十月,東路完顏宗望率軍自平州(今河北秦皇島市盧龍縣)攻燕山府(今北京西南)。宋易州(今河北保定市易縣)戍將韓民毅投降。公元1126年1月2日),于白河(今北京密云縣白河峽谷)和古北口(今北京密云縣古北口鎮)大敗宋軍;兩天后,宋將郭藥師降,宋燕山府防衛崩潰;不久破宋中山(今河北定州)派來援軍三萬人,1月14日又破宋兵五千于真定府(今河北正定),1月22日克信德府(今河北邢臺)。西路左副元帥完顏宗翰則率軍自大同攻太原(今均在山西),沒有完顏宗望順利。公元1125年12月29日攻克朔州(今山西朔州),公元1126年1月6日破代州(今山西代縣),1月13日中山投降,1月15日包圍太原,但在太原受阻。以至貽誤軍機,直到得知完顏宗望已經和宋講和以后才罷兵。

  公元1126年1月27日,完顏宗望軍度過黃河。第二天攻下滑州(今河南滑縣),1月31日,包圍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開封)。因汴京守御使李綱抵抗得力而未能破城。2月,脅宋以康王趙構、太宰張邦昌為人質,割讓太原、中山、河間(今屬河北)三鎮議和。

  第一次開封圍城戰

  此時只有完顏宗望的金邦東路軍參與圍攻開封。完顏宗翰的金邦西路軍不但在太原被絆住,而且又拒絕完顏宗望提出的隔斷西軍(宋朝征西夏的邊防軍,是宋當時最精銳部隊)的部署,以至種師道率十萬西軍順利趕到開封,完顏宗望被動后撤到開封西北遠郊孟陽扎營寨。姚平仲軍劫完顏宗望營寨被全殲一事,有人指是投降派李邦彥、李棁為逼主戰派李綱、種師道議和而有意無意透露給奸細鄧圭所致。劫寨失敗以后,李綱、種師道被撤銷軍權。金兵復至開封城下,宋欽宗大恐,遣使說:“初不知其事,且將加罪其人。”。李邦彥又使宋欽宗下令不得得罪金兵,一霹靂炮手發炮后竟被梟首正法。完顏宗望再攻城時被西軍擊退,于是停止進攻,改肅王趙樞為人質,康王趙構得以回歸。

  金邦第一次撤軍

  完顏宗望的金邦東路軍第一次圍攻開封不果,臨走前派人入城辭行,并送來一封拜辭信,說是“非不欲詣闕廷展辭,少敘悃愊,以在軍中,不克如愿,謹遣某某等充代辭使副,有些少禮物,具于別幅,謹奉書奏辭。”完顏宗望退軍之時,種師道之弟種師中率領的西軍精銳秦鳳軍三萬人開到東京開封,種師道即命他率部尾隨金軍之后,俟其半渡而擊之,完全消滅其尚在南岸的一半,將金邦最精銳的東路軍打殘以消后患。李綱也建議用澶淵故事“護送”金軍出境,密告諸將有機會就縱兵追擊。宋欽宗也同意李綱外面上的建議,派軍十萬,緊緊“護送”。但吳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又最終壓倒了主戰派,派人在黃河邊上樹立大旗,嚴令軍隊不得繞過大旗趕金軍,否則一概正法。以后種師道又提出亡羊補牢的辦法,建議集合雄師駐屯黃河兩岸,防止金軍再次渡河,預為下次“防秋”之計。宋欽宗準奏施行,不久又被吳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大臣壓到,以為萬一金軍不來這筆巨大的軍事用度會被浪費,拒絕采用種師道之言。以后種師道氣憤致疾,以至病死。李綱則被外調河北河東宣撫使,無所作為,最后被逐到江西。

  金邦第二次攻宋

  不久,金邦以蕭仲恭使宋,耶律余睹監軍。宋欽宗以為此二人都是原遼邦貴族,可誘而用之,以蠟丸封了一封書信讓蕭仲恭送耶律余睹,使為內應。蕭仲恭忙跑回金邦見完顏宗望,以蠟丸書信獻之。八月,宗望以此為由集合軍隊重新伐宋。第二次攻至汴京仍然是完顏宗翰和完顏宗望兩人的比賽。

...查看更多

結語

“靖康之難”是北宋滅亡過程中的重大歷史事件。在以往研究中,學者們往往著眼于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意義,對在“靖康之難”中被擄往金邦的北宋宮廷、宗室女性的研究很少涉足。筆者以為:造成這種近況的主要原因是史料匱乏。為了掩蓋“靖康之難”中大量宮廷、宗室婦女遭到凌辱及在金邦為奴、為娼的屈辱歷史,減少執行投降政策的壓力,南宋高宗禁止私人修史;而傳統史家為“尊者諱”,在史書中極力回避這一問題。

相關新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