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法戰爭

"

  中法戰爭又作清法戰爭,由于法邦侵略越南并進而侵略中邦而引起的一次戰爭。第一階段戰場在越南北部;第二階段擴大到中邦東南沿海。戰爭過程中,法海陸兩軍雖于多數戰役占上風,但均無法取得底定全局的戰略性大勝:法邦遠東艦隊雖于海戰贏得全勝,并一度攻占基隆,卻因滬尾一役受挫及疫病流行,無法達成拿下臺灣島的戰略目的;而清軍雖于初期陸海皆遭慘敗,導致由恭親王奕?領班的軍機處被全面撤換(甲申易樞),但后期臺灣及杭州灣防衛成功,且有馮子材統率各部于鎮南關之役給法邦陸軍帶來較重傷亡,導致費里政權垮臺。以此為契機,兩邦重和談,結果訂定《中法新約》,清方承認法邦對法屬印度支那諸殖民地的宗主權,兩邦重開貿易。受此戰的影響,清廷于臺灣設省,以劉銘傳為巡撫大力推展現代化防務及新政,并積極籌建北洋水師

中法戰爭

中法戰爭——晚清朝廷一場難得的勝利

中法戰爭怪現象:法軍運輸需四十天 清軍要四個月

  鐵路“福音”聽不見

  自古至今,軍隊戰斗力的核心就是機動力。這就是為什么騎兵通常能戰勝步兵,也是蒙古軍隊以少量兵力橫掃泰半個歐亞大陸的奧秘所在。海權也好,陸權也好,核心都是機動力。而十九世紀鐵路的發明,為軍隊提供了全新的陸戰機動力。

  就在大清邦忙于鎮壓太平天邦之際,太平洋彼岸的美邦也爆發了內戰(1861—1865),鐵路的戰略價值在后一場內戰中,同樣得到了全面證明。

  于是,以鐵路的出現和戰略性運用為標志,一個新的軍事時代來臨了。由于鐵路賦予的高機動性,使得軍隊能夠六倍于拿破侖時代(即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的行軍速度前進,而鐵路不能修到海上,所以空間廣闊的大陸性邦家從中得到的好處,遠遠超過了海洋性邦家。

  對于內憂外禍的清王朝來說,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福音。可惜,這個福音卻根本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大清邦內的廟堂之上,多是追名逐利之徒,民間雖有一些睿智之士,但人微言輕,難以“上達天聽”。長期的閉關鎖邦之后,一個空有4億人口的泱泱大邦,真正能夠洞察世界軍事大勢巨變的,只可說是鳳毛麟角

  馬拉火車

  大清邦的第一條鐵路是英邦商人修建的,時間是1865年(同治四年)。一個為了攬生意的英邦商人杜蘭德,在北京宣武門外鋪了一條約0.5公里長的展覽鐵路,做起現場實物廣告。

  用今天的眼光看,這次宣傳真是太成功了,因為那火車隆隆的轟鳴聲,攪動的是整個北京城的神經。只不過,其達到的效果跟杜蘭德的預期恰恰相反,轟動過后,火車成了怪物。清朝官民群情驚駭之下,這條短命的鐵路被清廷步軍統領衙門勒令拆毀了事。

  中邦境內第二條鐵路出現在江南,由吳淞口到上海,修建時間是1876年,修建者是英邦的怡和洋行。鐵路全長14.5公里,機車僅重15噸,牽引小型客車,時速24-33公里。英商的目的很明確:商用贏利。

  對此,清朝的反應,居然是絕對不能接受。結果,由總理衙門與英商交涉,以28.5萬兩銀子買下整條鐵路,然后將鐵軌、火車一律拆毀。拆毀之后,還不是封存入庫,而是計劃用輪船載到臺灣,直接沉入大海。直到1877年(光緒三年),大清邦才開始自行修建第一條鐵路:唐山-胥各莊鐵路。其目的,正如李鴻章的重要幕僚唐廷樞指出的那樣,在于“使開平之煤大行,以奪洋商之利”。

  但是,由于保守派以此鐵路噪音太大、損傷地脈為由,堅決反對。當這條9.7公里長的鐵路終于在1881年竣工時,卻不能使用蒸汽機車,只可“以騾馬拉煤車”,上演了“馬拉火車”的鬧劇。與此同時,洋人們的蒸汽船正源源不斷地把外邦煤炭拉到中邦沿海各個城市大幅傾銷。

  無力回天劉銘傳

  大清朝野上下,較早意識到鐵路的軍事戰略價值的,是出身淮系的軍人劉銘傳。

  劉銘傳曾在李鴻章麾下,對太平天邦及捻軍作戰立下赫赫戰功,后因卷入湘軍、淮軍之間的派系之爭,被迫辭職回到老家合肥。1880年,賦閑在家的劉銘傳寫道:

  “鐵路之利,于漕務、賑務、商務、礦務、行旅者,不可殫述,而于用兵尤不可緩……惟鐵路一開,則東西南北呼吸相通,視敵所趨,相機策應。雖萬里之遙,數日可至;百萬之眾,一呼而集。且兵合則強,分則弱。”

  這可謂真知灼見,擲地有聲

  到這個時候,劉銘傳的老上司李鴻章,也略有所悟。他說過:“從來兵合則強,兵分則弱。中邦邊防、海防各萬余里。若處處設備,非特無此餉力,亦且無此辦法。茍有鐵路以利師行,則雖滇黔甘隴之遠,不過十日可達。十八省防守之旅,皆可為游擊之師。將來裁兵,并成勁旅,一呼可集。聲勢聯絡,一兵能抵十兵之用。”他還感嘆道:“處今日各邦皆有鐵路之時,而中邦獨無,譬如居中古而摒棄舟車,其動輒后于人。必矣!”可惜,劉銘傳的呼吁,李鴻章的分析,最終卻敵不過滿朝公卿保護風水的無知叫囂。

  當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之后,清軍的陸上機動力,居然依舊停留在40多年前第一次鴉片戰爭時期的水平上。當時,法邦人曾算過一筆賬,如果分別以西貢(今越南南部胡志明市)和廣東作為雙方的前線出發基地,同時運軍隊和物資至交戰區的諒山(今越南北部省份)一線,法軍只需四十天,清軍卻要四個月!

  中法戰爭,又一次刺激了清王朝,終于促使清廷高層對鐵路建設的態度發生了轉變。中法戰爭期間,劉銘傳復出,以福建巡撫身份督辦臺灣軍務,數次挫敗法軍攻臺的軍事行動。戰后,臺灣建省,劉銘傳順理成章當上首任臺灣巡撫,并實現自己的夙愿,鋪設了最初一段的臺灣鐵路,以全面推動寶島的近代化開發。但在更廣袤的內地,清廷皇族和官僚們戰略思維的些微轉變,卻無法切實體現在具體行動上:從中法戰爭結束到甲午戰爭爆發,整整十年時間里,一千多萬平方公里的邦土上,總共只修成了約400多公里的鐵路。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中法戰爭簡介:清朝晚期一場意料除外的勝利

  中法戰爭(法文:Guerre franco-chinoise)又作清法戰爭,是1883年12月至1885年4月(光緒九年十一月至十一年仲春),由于法邦侵略越南并進而侵略中邦而引起的一次戰爭。第一階段戰場在越南北部;第二階段擴大到中邦東南沿海。

  戰爭過程中,法海陸兩軍雖于多數戰役占上風,但均無法取得底定全局的戰略性大勝:法邦遠東艦隊雖于海戰贏得全勝,并一度攻占基隆,卻因滬尾(今臺北縣淡水鎮)一役受挫及疫病流行,無法達成拿下臺灣島的戰略目的;而清軍雖于初期陸海皆遭慘敗,導致由恭親王奕?領班的軍機處被全面撤換(甲申易樞),但后期臺灣及杭州灣防衛成功,且有馮子材統率各部于鎮南關之役給法邦陸軍帶來較重傷亡,導致費里政權垮臺。

3036270573779591436.jpg

  以此為契機,兩邦重和談,結果訂定《中法新約》,清方承認法邦對法屬印度支那諸殖民地的宗主權,兩邦重開貿易。受此戰的影響,清廷于臺灣設省,以劉銘傳為巡撫大力推展現代化防務及新政,并積極籌建北洋水師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中法戰爭的歷史背景:法邦試圖將越南納為殖民地

  邦際環境

  中邦與越南山川相連,唇齒相依,自古以來關系密切。19世紀以前法邦天主教勢力已侵入越南。英法對華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法邦開始武力侵占越南南部(南圻,西方人稱為交址支那),使越南南部六省淪為法邦殖民地。接著就由西貢出發探測沿湄公河通往中邦的航路,在發現湄公河的上游瀾滄江不適于航行后,即轉向越南北部(北圻,西方人稱為東京),企圖利用紅河作為入侵中邦云南的通道。1873年11月(同治十二年十月),法邦派安鄴率軍百余人侵襲并攻陷河內及其附近各地。越南邦王阮福時請求當時駐扎在中越邊境保勝地方(今老街)的中邦人劉永福率領的黑旗軍協助抵抗法軍侵略。同年12月,黑旗軍在河內城郊大敗法軍,擊斃安鄴,法軍被迫退回越南南部。1874年3月15日,越南在法邦侵略者的壓迫和訛詐下,在西貢簽訂了《越法和平同盟條約》,即第二次《西貢條約》,越南向法邦開放紅河,并給予法邦在越南北部通商等多種權益。1875年5月25日,法邦照會清政府,通告該約實質,意在爭取清政府的承認,從而排除在歷史上形成已久的中邦在越南的影響。6月15日清政府復照,對該條約不予承認。

  1881年7月,由法邦總理茹費理主導的法邦議會通過了二百四十萬法郎的軍用度于越南。1882年3月,法邦政府命交趾支那海軍司令利維耶(李維業)指揮侵略軍第二次侵犯越南北部,4月,侵占河內城砦,進而以兵船溯紅河進行偵察,直到河內西北的山西附近。次年3月,又攻占產煤基地鴻基和軍事要地南定。越南朝廷一再要求清政府速派軍應援。清政府鑒于形勢變化,命令滇桂兩省政府督飭邊外防軍扼要進扎,但夸大“釁端不可自我而開”。1881年5月19日,劉永福率黑旗軍在懷德府紙橋進行決戰,李維業及副司令盧眉以下三十余名軍官、兩百余名士兵被擊斃。法軍被迫退回河內。

3395151169084628984.jpg

  法邦利用李維業之死,隨即宣布要“為她的光榮的孩子復仇”,撥給東京法軍350萬法郎,竭力煽動全面的侵越戰爭,除增援陸軍外,成立北越艦隊,調兵遣將,積極部署。8月間,法軍一面在北越加緊攻擊黑旗軍,一面以軍艦進攻越南中部,直逼越南都城順化。1881年8月25日,迫使越南簽訂《順化條約》,取得了對越南的“保護權”。法邦侵略者為實現對越南的殖民統治,及早達到據越南而侵入中邦西南的目的,開始以全力來對付中邦。

  戰前沖突

  越南向法邦屈服的《順化條約》簽訂后,中邦成為法邦占有越南的唯一障礙,法邦決定消除這一障礙,立即禁絕了越南與中邦的一切關系,并強迫越南撤退包括黑旗軍在內的抗法軍。于是造成了與中邦直接對峙的形勢。

  法邦首先想用外交方式達到其目的。1882年9月15日,法邦政府向中邦提出一個解決越南問題的方案,即以劃出一個狹小的中立區的辦法使中邦撤出駐越軍隊,承認法邦對整個越南的殖民統治,并向法邦開放云南的蠻耗為商埠,為法邦打開云南門戶。方案為清政府拒絕,談判毫無結果。這時,鑒于中越兩邦的特殊關系和法邦侵越給中邦造成的嚴重威脅,清朝統治集團內部以左宗棠、曾紀澤、張之洞為代外的主戰派,力促朝廷采取抗法方針;但掌握清政府外交、軍事實權的李鴻章卻一意主和。清朝最高決策機構舉棋不定,在軍事上,一面派軍隊出關援助越南,一面又再三訓令清軍不得主動向法軍出擊。在外交上,一面抗議法邦侵略越南,一面又企圖通過談判或第三邦的調停達成妥協。這種自相矛盾的舉措,大大便利了法邦的侵略部署。1882年10月25日,法邦東京海域分艦隊司令孤拔受命為北越法軍統帥。12月初,決定向紅河三角洲中邦軍隊防地發動攻擊。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中法戰爭的過程:清朝軍隊是如何贏得戰爭的?

  山西之戰

  中法戰爭是從1883年12月的山西之戰開始的。法邦的軍事行動第一個目標確定為山西。山西的防軍主要是黑旗軍,同時也有七個營正規的桂軍和滇軍。法軍于14日發起攻擊,中邦駐軍被迫實行了軍事抵抗。法軍依靠優勢的裝備,16日占領山西。

  1884年2月,米樂繼孤拔為法軍統帥,兵力增至一萬六千人,圖謀侵犯北寧,籌劃給中邦軍隊更大的打擊,從而迫使清統治者完全屈服。時清政府在北寧一帶駐軍約四十營,但由于將帥昏庸、怯懦,互不協調,軍紀廢弛,兵無斗志。3月12日,法軍來攻,北寧失守;19日,太原失陷;4月12日,法軍進駐興化。法邦利用軍事勝利的形勢,對越南和中邦都展開了進一步的政治脅迫。6月,法邦政府與越南訂立最后的保護條約。

  清廷得悉前線軍事挫敗的消息后,以撤換大批疆吏廷臣掩飾敗績。全面改組軍機處,恭親王奕?等被黜退,以禮親王世鐸代之。貝勒(后為慶親王)奕劻主持總理各邦事務衙門,而實際大權操在醇親王奕譞(光緒帝生父)的手中。授權李鴻章與法邦代外舉行和談。5月11日,李鴻章與法邦代外福祿諾在天津簽訂了《中法會議簡明條約》(又稱《李福協定》)。主要實質是:中邦同意法邦與越南之間“一切已定與未定各條約”一概不加過問,亦即承認法邦對越南的保護權;法邦約明“應保全助護”中邦與越南毗連的邊界,中邦約明“將所駐北圻各防營即行調回邊界”;中邦同意中越邊界開放通商,并約明將來與法邦議定有關的商約稅則時,應使之“于法邦商務極為有利”;本約簽訂后三個月內雙方派代外會議詳細條款。17日,福祿諾交給李鴻章一份節略,通告法邦已派巴德諾為全權公使來華會議詳細條款,并單方面規定在越南北部全境向中邦軍隊原駐地分期“接防”的日期。李鴻章沒有肯定同意這個規定,又沒有明確反對,亦未上報清朝中央政府。

5352809632107092975.jpg

  北黎沖突

  1884年6月23日,法軍突然到諒山附近的北黎(中邦當時稱為觀音橋)地區“接防”,無理要求清軍立即退回中邦境內。中邦駐軍沒有接到撤軍命令,要求法軍稍事等待,法軍恃強前進,開槍打死清軍代外,炮擊清軍陣地。清軍被迫還擊,兩日交鋒,法軍死傷近百人,清軍傷亡尤重。這次事件史稱“北黎沖突”或“觀音橋事變”。法邦以此為擴大戰爭的藉口,照會清政府要求通飭駐越軍隊火速撤退,并賠償軍費兩億五千萬法郎(約合白銀三千八百萬兩),并威脅說,法邦將占領中邦一兩個海口當作賠款的抵押。清政府固然以為這是無理勒索,但仍派兩江總督曾邦荃于7月下旬在上海與巴德諾談判,以求解決爭端。談判未有結果,法邦重新訴諸武力。

  法邦將戰火擴大到中邦東南沿海法邦派巴德諾與曾邦荃進行談判的同時,繼續制造事端,再次挑起戰爭。法邦將它在中邦和越南的艦隊合成遠東艦隊,任命孤拔為統帥,乘機分別開進福州和基隆,一方面脅迫中邦接受法邦條件,一方面準備隨時發動攻擊,占領這些口岸。8月5日,法艦轟擊基隆,強行登陸,中邦軍隊在督辦臺灣事務大臣劉銘傳統率下頑強抵抗,使法軍不得不退回海上待機再舉。隨后,法邦議會授權政府“使用各種必要方法”使中邦屈服,法邦政府擬定新條件向中邦勒索,要求賠款八千萬法郎,十年付清。清政府沒有接受。中法外交關系正式破裂。23日,法邦以先期駛入福州馬江以內的優勢兵艦向中邦船艦猛烈攻擊,中邦水師倉卒應戰,頃刻間,戰艦十一艘或沉或傷,官兵殉難者近八百人。法艦又炮轟馬尾船廠(福州船政局),將其擊毀,并連日對馬尾至海口間的岸防設施大肆破壞后駛出閩江口,集結于馬祖澳。

  從1884年5月《簡明條約》簽訂前后法軍攻擊基隆起,到1884年8月馬尾海戰結束為止,為中法戰爭第二階段,主要在中邦東南沿海進行,越南北部陸上戰爭也在繼續。

  后戰火延至中邦本土,1884年8月26日,清廷頒發上諭,譴責法邦“橫索無名兵費,恣意要求”,“先兵端”,令陸路各軍迅速進兵,沿海各地嚴防法軍侵入。這道上諭實際上是對法邦侵略者的宣戰書。

  10月初,法艦分頭進犯臺灣基隆和淡水,劉銘傳鑒于兵力不足,放棄基隆,堅守淡水。法軍在基隆登陸后,再犯淡水,一度抵灘上陸,但很快被擊退。法軍占領基隆一隅,無法深入,轉而從10月23日起對臺灣實行海上封閉。1885年初,法軍接連從基隆向臺北進攻;法艦騷擾浙江鎮海,截擊由上海往援福建的五艘中邦軍艦,在浙江石浦擊沉其中兩艘。3月底,法軍占領澎湖島及漁翁島。鎮海之戰,法艦遭到扼守招寶山炮臺的中邦軍隊勇猛還擊。

  鎮南關戰役

  中法之間的陸上戰爭仍在中越邊境和越南境內激烈進行。1885年2月,法軍進攻諒山,廣西巡撫潘鼎新不戰而退。十天以后,法軍侵占鎮南關(今友誼關),因兵力不足、補給困難,焚關而去,退至文淵(今越南同登)、諒山,伺機再犯。時老將馮子材受命助辦廣西關外軍務,馳赴鎮南關整頓部隊,部署戰守。得悉法軍將犯鎮南關,在隘口搶筑了一條橫跨東西兩嶺高七尺、長三里、底寬一丈的長墻,墻外深掘塹壕,筑成了較完整的防御陣地。3月23日,盤踞諒山的法軍傾巢出動,撲向鎮南關,24日越墻進犯,馮子材率士卒沖出墻外,激勵將士猛烈搏斗,終將法軍擊退,遏阻了法軍對中邦邊境的窺伺。清軍乘勝追擊,連破文淵、諒山,將法軍逐至郎甲以南,重傷東部法軍統帥尼格里。法軍陷入困境。鎮南關大捷使清軍在中法戰爭中轉敗為勝。法軍戰敗的消息傳至巴黎后,法邦議會以306對149票否決軍費追加案,總理儒爾·費里旋引咎辭職。但是法邦立刻又向越南法軍支付五千萬法郎,邦內輿論一片要向清邦宣戰之聲。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中法戰爭的最終結局:戰場上的勝利 外交上的失敗

  停戰協議

  法邦發動侵華戰爭后,各方面圍繞和戰問題的外交活動和秘密談判幾乎沒有停止過。鎮南關大捷本來使中邦在軍事上、外交上都處于有利地位,但清政府在整個中法戰爭期間,即使在被迫宣戰以后,也擔心“兵連禍結”會激起“民變”、“兵變”,因此始終或明或暗、直接間接地向法邦侵略者進行求和活動。李鴻章等人主張“乘勝即收”,把鎮南關大捷當作尋求妥協的絕好機會,建議清政府立即與法邦締結和約。

  1885年2月,海關總稅務司赫德在清政府同意下,派其僚屬英籍中邦海關駐倫敦辦事處稅務司金登干赴巴黎促進中法和議。4月4日,金登干和法邦外交部政務司司長畢樂在巴黎匆促簽訂停戰協定(《巴黎協定書》)。之后,清政府明令批準李福天津《簡明條約》,并下令北越駐軍分期撤退回邦;法邦解除對臺灣和北海的封閉。中法戰爭至此停止,慈禧太后頒發了停戰詔令。

1937392264700985884.jpg

  簽訂條約

  1885年5月13日,清政府任命李鴻章為談判代外,與法邦政府代外、駐華公使巴德諾在天津開始談判中法正式條約。

  1885年6月9日,在天津簽訂《中法會訂越南條約》,即《越南條款》或《中法新約》,又稱《李巴條約》,共十款,主要實質是:清政府承認法邦對越南的保護權,承認法邦與越南訂立的條約;中越陸路交界開放貿易,中邦邊界內開辟兩個通商口岸,“所運貨物,進出云南、廣西邊界應納各稅,照現在通商稅則較減”;日后中邦修筑鐵路,“應向法邦業者之人商辦”;此約簽字后六個月內,中法兩邦派員到中越邊界“會同勘定界限”;法軍退出臺灣、澎湖。1885年11月28日,此條約在北京交換批準。從此,中邦承認法邦吞并安南,中邦西南門戶大開。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中法戰爭的歷史意義:中法戰爭有什么歷史影響

  中邦在這次反侵略戰爭中,本有機會能取得最后勝利,但由于清統治者的懦弱、妥協,勝利的成果才被葬送,使得中邦不敗而敗,法邦不勝而勝。

  其次,清政府之所以對法議和,客觀上也是因為英美等邦的態度,他們擔心中邦一朝取得對法戰爭的全面勝利,就會進一步增強中邦人民反對外邦侵略者的決心,清政府也可能不再如以前那樣馴服了,而且危及自己在華的侵略利益。英外交大臣就曾說:“中邦的任何勝利,一般都會對歐洲人發生嚴重后果。”因此,他們極力施加影響,迫使清政府盡快對法妥協。

  1886年—1888年,清政府又被迫與法邦簽訂了《中法越南邊界通商章程》、《中法界務條約》、《中法續議商務條約》等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使法邦又得到很多權益。

  中邦西南門戶洞開,法邦侵略勢力以印度支那為基地,長驅直入云南、廣西和廣州灣(今湛江市),并使之一度變成法邦的勢力范圍。

  戰后,清政府進一步意識到了海防的重要性,乃加緊建立北洋艦隊,并于臺灣設省,開始大力建設。

1_meitu_58.jpg

  1885年6月9日李鴻章與巴德諾在《中法新約》(即《中法會訂越南條約十款》)上簽字畫押之后,清朝承認越南為法邦的殖民地,中法戰爭宣告結束。眾人因此約喪權辱邦,且簽訂于清軍作戰獲勝之時,故稱中法戰爭的結果為“法邦不勝而勝,吾邦不敗而敗”。并且在以后長達一個世紀的時間內,這種說法不絕于耳,普遍為人們所接受。

  然而一些學者也以為,用“法邦不勝而勝,吾邦不敗而敗”來總結中法戰爭的結局是不貼切的,中邦在這場戰爭中并沒有太大的失敗,或者說中邦壓根就沒有失敗,甚至還可以說中邦勝利了。說中邦失敗不大的理由是,《中法新約》雖不平等,但與其前第二次鴉片戰爭和其后甲午戰爭所訂的條約相比,中邦的損失要小得多,以并不太大的損失結束一次中外沖突,在外交上是一次不大的失敗。

  另有學者評價說:“綜合陸、海兩線實際,乘勝即收是一項有利有理有節的決定。軍機處發寄兩廣總督張之洞的電旨中說:“現桂(軍)甫復諒(山),法即據澎(湖),馮(子材)、王(德榜)若不乘勝即收,不惟全局敗壞,且孤軍深入,戰事亦無把握;縱再有進步,越地終非我有;而全臺隸我版圖,援斷餉絕,一失難復,彼時和戰兩難,更將何以為計?”這些出自實情的話語,說明清廷實時把握戰機、以戰促和,顧及全局的隱衷。”

  此外還有學者以為,法邦雖經這場戰爭實現了它把越南變成“保護邦”的目的,但并未獲得清政府的戰爭賠款、割地抵押。另一方面,這場戰爭使號稱“世界第二”的法邦的邦際聲譽一落千丈,而中邦的邦際地位和聲譽卻得到提高。所以,這場戰爭是雙方均有得失的戰爭:中邦沒有失敗,法邦也沒有勝利。

免責聲明:以上實質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家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咱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實質。

...查看更多
結語

  中邦西南門戶洞開,法邦侵略勢力以印度支那為基地,長驅直入云南、廣西和廣州灣(今湛江市),并使之一度變成法邦的勢力范圍。戰后,清政府進一步意識到了海防的重要性,乃加緊建立北洋艦隊,并于臺灣設省,開始大力建設。

相關新聞閱讀